方向第33期

1e

2015年平安夜,当四周弥漫着节庆气氛时,一群流落街头的街友却仿佛对这一切毫无感觉,他们心中更没有一丝平安。在街边流浪多时的保哥正在Kota Raya的Mydin门口睡觉,圣若望教堂的神父Msgr. Leonard Lexson和几位教友在路边分派食物及物品给流落街头的街友,他们走向前慰问保哥:“有什么需要帮忙吗?还是有什么苦衷吗?” 保哥一无所有,身患心脏病又失业,他流着泪告诉他们:“我需要一份工作。”保哥原本在小贩中心卖面,因心脏病发作晕倒,出院后遭老板辞退,无奈之下到街边流浪,靠慈善团体分发的食物过活。

一场恩典的开始

保哥每个星期必须到医院进行心脏病复诊,每次来回车资是4令吉。他和许多流浪汉会在圣若望主教座堂门口向出入圣堂的教友乞讨,某次他一整天只乞讨到3令吉70仙,“主,只要再获30仙,我就有钱去医院了”,他自认是罪人,不敢走进教堂,仅站在圣堂门口祈求,不久后竟有人给他1令吉!

仁慈的天父从来都不会拒绝虔诚向他祈求的人。2015年12月26日,善牧堂 Street Shepherd Outreach(SSO)的一位弟兄约了保哥在大众银行门口见面,坐在银行门口地上谈天,之后的几个星期,这位弟兄每隔两晚都会来探访他,“我知道他是信耶稣的人,但他并没有一直和我讲信仰,而是不断关心我的需要和健康问题,与我建立友谊。不久这位弟兄带着几位善牧堂的教友来探望我,他们都是SSO的成员,临走前还为我祈祷。”

这位弟兄为他带来一个好消息,有位好心人愿意资助他开一个卖云吞面的档口。“开档第一天,许多教友特地前来捧场,我心里真的很开心,原本我只是一个街边的流浪汉,如今在这些教友的帮忙下,我竟然成为一位面档老板。我虽无法看见他们口中的天主,但从他们的身上我却看见了良善基督的样子,因为天主的爱透过这些基督徒彰现出来,让我这个还没有信主的人看见。”

保哥的面档开在八打灵一间咖啡店里,咖啡店老板正是一名教友,把咖啡店楼上的空间留给保哥居住。由于咖啡店人烟稀少,保哥为了改善生意只好另觅他处开面档,所幸转移阵地之后客似云来,新面档邻近教堂,举凡教会活动或聚会,一堆人都来面档打包云吞面。

再入歧途继续逃

保哥跟着教友们开始上教堂参加弥撒、学习祈祷,就在他越来越靠近天主之际,泰国传来他岳母过世的噩耗,他为了筹钱回泰国,居然跑去借大耳窿(高利贷)然后一走了之,自此人间蒸发一年多。

2018年,他重返吉隆坡,自觉无颜面对昔日帮助他的教会朋友,于是无声无息地重施故技回到街头流浪,在半山芭一带游荡。“有一天那群教友在那一带分派面包,无意中见到我,惊讶不已,急忙过来关心和问候我的状况。他们告诉我天主的大门永远为我敞开,没人责怪我不辞而别。他们用心去爱、以手服事的精神让我感动不已。”他被安排住进善牧堂附近的老人院,从那时开始他便到慕道班上课,“这一切都是主的安排,天主从没有放弃过我,就算我曾经跌倒、曾经做错,主依然爱我。”

距离保哥领洗只剩一个月,某一天保哥心烦气躁动手打了人,他十万火急收拾了包袱就离开老人院,回到街边继续流浪。有位教友给他400令吉,希望他在路边摆摊卖皮带,做点小生意。无牌生意遇到市议会捉人还充公全部货物,保哥再次落得一无所有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当年讨债不成的大耳窿与保哥狭路相逢,保哥被迫逃去芙蓉避风头。他在芙蓉流浪时被一位马来妇女认出样子,那人是酒店总经理,是保哥当年在酒店做装修时结识的。酒店总经理不忍他失业又流离失所,于是急叩下属安排保哥回吉隆坡酒店上班,住宿全包。

2e

 

保哥正要感谢天主再次为他开路,不料,他在吉隆坡等待上班时又受不了街的诱惑,才在街边露宿一宿就被警察抓进警察局,那时距离保哥领洗的日子更近了,还剩9天就是复活节!警长告知他,6年前的案底显示他当年离职时“穿柜桶”,一旦罪名成立可能被判坐牢三至五年或罚款不等,“我在心中祈祷,希望天主能保佑我,助我顺利离开警局,逃过牢狱之灾”。

为了不要错过在复活节领洗的机会,保哥厚着脸皮偷用手机拜托教友担保他出去(警察抓人时居然忘了没收他的手机),他不仅被担保离开警察局,也顺利到酒店上班,栖身之所和稳定的工作一下子全有了,他感到无比安心。

洗心革面坦荡荡

2019复活节,保哥终于在善牧堂领洗,曾经帮助过他的教会朋友不辞劳苦远道而来见证他领洗的喜悦。领洗后,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开始向往过基督徒的生活,每天祈祷,脾气变得和善,肩上的重担也卸下。他甚至勇敢去找神父办告解,为过去犯下的过错认真忏悔;他想要坦荡荡地面对天主,在主内生活。

“我感谢教友们对我无私的奉献和关怀,我的道路有基督之光为我照亮,让我无惧往前走。我没选错信仰,天主的爱一路相随。祂对我不离不弃,往后我也要在剩余的日子里,对祂不离不弃!”

3e

© 2019 芥子福音传播中心. 版权所有